《人民的名义》:人生像投资,不公平但你只能尽力

MBA中国网讯】最近很火的一部电视剧叫《人民的名义》,很多朋友讨厌剧里的反派,觉得他们俗气、能力低、只会拉帮结派搞腐败。




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角度,小巴倒是觉得,从来只有绝对正确的原则,而没有绝对正确或错误的具体情况,至少在这部电视剧里面没有。


比如电视剧里面的几位主要角色,他们自己的人生和事业,就像是投资,起点不同、选择的过程不同、结果也就不同。他们的故事印证了一点:


投资回报=本金*收益率*(杠杆-杠杆成本)


本金:家庭背景起点


剧中三位主要男性角色,是师兄弟关系。


男一号,陆毅饰演的侯亮平,家庭背景不详。


陈海,省检察院反贪局长,父亲是原省检察院副检察长、老革命。


祁同伟,省公安厅长,小号Boss,农民子弟,岳父是原省政法委书记。


这三位师出同门,老师高育良是前汉东大学政法系主任,现任汉东省省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。


三人在校俱是一时之选,人中之杰。


本来家庭背景起点没什么可说的,就像本金,已经决定的事,无可改变。可惜现实中,往往本金的大小,就会影响到投资的收益率。就像在生活中,如果你没有什么钱,首先你在找工作时就没有太多的选择,养家糊口为基本要务,然后才会去考虑其他因素。


收益率:自身能力的安置


伟光正的男一号,看上去事业一路顺风,家庭背景在剧中并无透露。他太太的背景可就不简单了。他毕业之后与夫人两地分居,但两年之内就从京州上调北京;到京州赴任前,领导还特别重视其夫人的意见;到了京州之后,现任领导也要时不时关照他回北京看看夫人。


相比之下,同门师兄祁同伟就相当倒霉了,毕业之后分到小山沟,立下大功却身受重伤,依然郁郁不得志。


只能把自己的资源(不论时间还是金钱)投入到一个不对盘的地方,在投资上可是一件相当错误且痛苦的事情。祁同伟选择做出改变,他的路径是加杠杆。


杠杆:调动资源的能力


所谓杠杆,就是放大自己的能力。


剧中的主要人物,几乎都是杠杆高手。祁同伟同学就是代表人物之一。他的岳父是前省委常委、政法委书记,老师是现任省委常委、政法委书记,自己还会拉帮结派,以老师名义统领“汉大帮”。


他对于杠杆的态度是不计成本,杠杆和基于杠杆的可流动资源就是一切。有两处细节,很能体现这一点。一是他在全校师生面前下跪,向年长10岁、父亲是高官、但内心并不爱的辅导员求婚;二是在担任安保工作陪同省委书记赵立春回乡上坟时,在赵家坟上扑通就跪下真哭,鼻涕眼泪全下来了。


他的际遇大概告诉他,起点的高低是决定性的,就算能力放对位置也没用,他输在了起跑线,只能靠杠杆把劣势拉回来。很可惜,杠杆这个东西,从来不是白用的,很多时候成本昂贵,更关键的是这玩意还有路径依赖,欠的账多了想还也还不清了。


相对而言,另一位农民子弟,我们的达康书记,在这一点上就玩得谨慎得多、高明得多。


李达康,京州市市委书记。早年他是神秘副国级大佬、前任省委书记、也是传说中的大Boss赵立春的大秘。照理他应该紧紧抱住这条大腿,而实际上他的做法却很有意思。


在老大赵立春还在省委书记任上的时候,他作为市长就敢把赵公子的一个项目请求给拒了。关键是从后面来看,似乎他和赵公子的关系也维系得不错,没有因为此事而撕破脸,估计理由也是一套一套的,套路深得很。


李达康在经济发展上是个能人,很看重GDP,连矿区塌陷地转成开发区这种很有创意的做法他都想得出来。但大家千万不要被他萌萌的表情包和霸道总裁式的蛮干作风给骗了,认为他就是一个心里只有GDP和政绩的市委书记。


李达康精着呢,心里早就算过账了,划拨批准这么大一个高污染项目,对于城市的发展划不来。


反过来说,他能够不批,同时还不得罪人,也是很厉害的。


得罪谁,也不要得罪杠杆,毕竟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用得上了。祁同伟在校时对校花不理不睬得罪了她,不顺的时候又不顾一切反过去追求,进退失据,道行就差了许多。


用一个投资理财的公式来形容他们的事业道路,那大概是这样的:


侯亮平是高收益*低成本杠杆,陈海是不错的本金*高收益*无成本杠杆,这两位是典型的价值投资型选手,就像巴菲特大爷,玄门正宗,受人敬仰。


但价值投资是有前提的。第一,需要一点运气,低成本杠杆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;第二,玄门正宗都需要时间,也不是所有人都有这种耐心和定力。我们常说买房在过去十几年是一项好投资,原因就在于此,它的杠杆成本几乎是中国平民百姓能力范围之内最低的,而它的流动性又决定了它会被长期持有。


而李达康则是高收益*中等杠杆,看似霸道莽撞,实则精明异常。他的目标导向是经济发展或自我实现,其他都是工具,是一位典型的趋势、交易型选手,就像索罗斯大爷,毁誉参半,但是归根到底并无太多可以指摘的方面。


能够把握趋势,还能够利用好趋势,万花丛中过、片叶不沾身的,绝对是高手。这要求非常、非常地理性,甚至被别人诟病为“无情无义”,其实就交易而言,不带有任何情绪,本来就是对理性的最高褒奖。


最关键的是,除了交易本身,还需要有更高层的追求,比如李达康是要谋发展,而索罗斯大爷是做慈善、改变人类认知,至于工具本身在他们眼里大概并不带有价值判断的倾向。


祁同伟,相比较而言就很不幸了,木秀于林遭风吹,被命运、时代和他人捉弄,只能把自我放弃了,把自己当做棋子参与棋局,希望赢一局。他因为怨愤立身不正,把工具本身当成了目的,实在是一出悲剧,但杠杆这出悲剧,也很难说没有受到本金和收益这两个条件的影响。


他就是一位典型的非要逆天改命、火一把但最后引火自焚的类型,就像李佛摩尔。


因为李佛摩尔的自杀结局,很少有人会在嘴上说他是一位值得学习的对象,但他的这种做法实际上绝不缺少认同和追随者,不会就此终绝。


总体上,如果我们总结一轮的话,人生就像投资:


①在短时间内,用常规的手段,你是没有办法一下子改变你的本金的。这很不公平,但很现实;


②能力是基础条件,没有能力,其他都是白扯;


③杠杆是标配的手段,但将杠杆当做工具还是目的则有高下之别。欠了一笔自己还不上的债,是一件相当悲惨的事,但问题就在于,你借债的时候很难估计到,未来是否还得起。


小编以为,选择的道路并无对错之分,关键是要给予选择的机会。


幸运的是,在本金、收益率、杠杆(杠杆成本)、回报时间这些变量建构成的组合里,我们可选择的选项越来越多。


而不幸的是,每一种选择,都绝非无成本和无前提条件的。



版权声明:

本文内容转载自吴晓波频道,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。如原作者如不愿意本网站刊登使用相关素材,请及时通知本站,我们将在最短时间内予以处理,联系010-57277590




高等自学考试

‍招生院校 自考动态 自考政策 

自考指南 自考答疑 自考专业

自考在线辅导

国家职业资格考试

‍考试计划 考试政策 考试答疑 

考试日历 考试提醒 直播讲堂

在线辅导课程


同等学力在职研究生/MBA教育

招生院校 招生简章 招生政策

教育动态 报考服务 报考答疑

在线课程辅导